应邀参加了极客邦(InfoQ 中国)的大牛 V 课堂访谈。我不是什么大牛,只是帮泰稳做试验罢了,所以应该叫小白鼠。

提问:您觉得技术员是可以一直做技术,还是说管理才是出路?

池建强:技术和管理都是很好的选择。对于程序员来说,要看个人的兴趣和天分。大部分程序员因为性格的原因,喜欢做技术,喜欢与计算机打交道,而恰好又能把技术做好、做深,当然可以一直做技术。比如淘宝的多隆。

如果你喜欢技术的同时,又有很好的视野、格局和情商,当然可以选择涉足其他领域,比如咨询、布道、团队管理、产品设计等。另外,在技术领域遇到瓶颈,也可在其他方面寻求突破,比如二爷鉴书的作者邱岳,以前也是个程序员,后来转产品经理了,现在也丁香园做的风生水起不是?据说他还偷偷修改程序员的代码……

如果你在技术或管理方面都很平庸,又缺乏一点勤奋,转哪个领域都没什么前途。最怕的是,学了三年编程,就天天想着去转这个转那个的,太浮躁。

关于 CTO,一个人做纯粹的技术,是做不了 CTO 的。CTO 要承担更多的角色,要有很大的格局和很好的前瞻性。

提问:在90后渐渐冒头的今天,您会怎么跟90后这代人解释「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句话的含义?

池建强:我是在年龄大了后才会有这种感悟的,所以也很难和年轻人解释,据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笑)。

做一件事情不再单纯是为了挣钱,而是想表达和创造,我觉得是一种很好的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你做出的选择更偏向于事,而不是急功近利的念头。我觉得现在的80后压力比较大,90后呢,相对好一些吧,压力大的时候做事就容易变形。

不是说大家不去追求前程和钱程,而是要有所平衡。

提问:您跟冯大辉先生是很好的朋友,冯大辉先生现在做的事对老百姓有很大的益处,其动机也很让人尊敬。像他这样的,是不是就是您说的「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例子?

池建强:对,大辉做的事情我是很佩服的。他从支付宝出来选择了丁香园,如果纯粹为了赚钱,我相信他会有更多选择。但丁香园是一个他愿意投入精力和时间去做事业,非常好。关于冯老师我写过一篇小道行天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找来看看。

当然,我们也要注意到,冯老师在做丁香园的时候,生活压力已经没那么大了,所以他能更关注在做事上。我们经常宣扬苦难是一种财富,苦难是生活最好的老师,其实挺扯淡的,很多人能够心无旁骛的做事,都是因为生活压力得到了缓解,或者没什么生存压力了。所以要做到「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是不容易的。

关于创业,我个人以为,年轻人在牵绊很少的时候,比如20—30岁,更容易去创业和拼搏,因为没什么可以失去的,除了时间。30岁以后结婚生子车子房子的压力都来了,反而没那么容易。到40岁之后,各方面比较稳定了,压力也没那么大了,也是创业的好时机。

提问:您在锤子科技云平台负责的研发团队是怎样的一群人?和您之前的预期是否有什么不同?在锤子公司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池建强:我之前的行业是传统企业软件,跟我个人的定位是不太符合的。我最早做互联网,后来是企业软件,现在又回到了互联网行业,对这个过程我很满意。

锤子科技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一家公司,进入这家公司之后,我发现和我想象的没有很大的差距,锤子和老罗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美,也没传说中那么差,一切都很真实,我们只是在坚持做一些正确的、有品位事情,这些正确和品味,却被很多人当做情怀。我加盟锤子,也算机缘巧合,老罗找到我,于是就加入了。

我现在负责一个比较大的团队,在做很多有趣的事情,后续我会为这个团队写一些文章。团队的人做事很讲究效率,有紧迫感。遇到紧急任务大家会主动申请加班,因为我们的加班是要被批准才可以的。在这个相对比较「干净」的环境里工作,每个人都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自豪感。我们在做一个商业决定时,会考虑很多其他公司不会考虑、或不愿考虑的东西。

加入锤子我并没有太大的惊喜,因为跟我想象的差不多,一个正常的公司,做事,并力图追求卓越,挺好的。

提问:有用户提到锤子便签、时钟等产品的体验和使用很赞,锤子科技云平台在用户体验方面,您认为有哪些别致之处?接下来会着重进行哪一块的改进或有什么其它的更新?

池建强:用户体验是我们最为重视的部分,因为老罗是公司最大的产品经理。我们有很多一流的的产品经理、设计师和工程师,每个人都会想出一些优秀的、酷的功能,这就会需要我们花费很大的代价去实现这些创意。

我们的产品在设计和实现上的差别是像素级的,设计出来的 UI,含着眼泪也要实现,而且一个像素都不能错。比如更换系统主题、屏幕切换、购物商城、云便签等等,你可以看一下,很多细节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功夫,很多的功能效果要经历成千上万次的调试。锤子的 Smartisan OS 和其他的 Android 系统是不一样的,很不一样,我不会说我们的系统更好,不过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包括我们的便签、时钟、日历、云同步等产品。现在锤子便签已经推出了 Web 版,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尝试一下,我们要做出世界级的便签和轻量级的笔记应用。

关于 ROM 和云平台,我们还规划了很多有趣和好玩的东西,有些东西已经在实现了,不过这些成果,还是让老罗去发布会讲吧。

提问:您的 Mactalk 很受程序员喜爱,您是怎么写好这个公众号的?

池建强:最开始做 MacTalk 就是一个很纯粹的想法,教大家一些 Mac 使用和开发方面的技术技巧,后来越写越多,欲罢不能,就成了现在的样子。我本人比较喜欢写东西,博客时代写东西和公众号的风格差异很大,博客时代程序员都写技术文章,现在我更多的把自己想象成一个专栏作家,技术内容反而越写越少了。

我自己写东西不大会去追逐热点,今天死刑、明天专车、后天离婚等等,写那些东西可能会吸引读者的眼球,但对我来说有什么价值呢?我不会去迎合读者,自己觉得该写什么就写什么了,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我尽量做到有价值,有趣,偶尔有力量。当然有时候会做一些数据实验啊什么的,其实运营微信公众号就像创业一样,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关于我的文章内容,能理解有收获的,您就读读。理解不了的,觉得没用的,取消关注也行。

提问:Docker、Spark等面向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新兴技术很火爆,它们也在云企业里开始应用。我个人觉得 Spark 和 Docker 会是很有用武之地的组合,我想学习Spark,是否可以建议下学习路线和应用方向?

池建强:Docker、Spark 都是开源的技术,我自己也很看好,我们也在用。学习这些技术其实没什么捷径,由于是开源技术,网路上可以找到大量的学习资料,去学就好了。搭建环境,根据文档做出自己的第一个应用,然后尝试把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际环境中去,解决实际问题。如果你想在这些领域有更深入的了解,就需要去理解这些技术的根本和实现机制。

Docker 主要是 Go 语言写的,那么你最好能了解一下 Go 语言,读读 Docker 的源码。InfoQ 上有个专栏是讲 Docker 源代码分析的,就是个很好指南。Spark 主要是用 Scala 实现的,支持 Scala、Java、Python 和 R 语言,那这些语言你是不是要去了解一下呢?技术的路上,衍生学习,学无止境!

提问:锤子以后会做智能硬件吗?

池建强:目前我们仍会以手机为主,但已经有专门的团队在做其他领域的研究和实践了,具体内容不方便透露。

提问:结合Python、Java的优缺点,个人觉得Java在大数据处理方面大有用武之地,这会让Java迎来新的春天和流行吗?

池建强:Python 和 Java 都是面向对象的编程语言,前者是动态解释型语言,后者是静态编译型语言,关于这两门语言的特点和介绍,可以写一本书。

Java 会迎来新的春天和流行吗?我觉得 Java 一直在春天里啊,Java 在二十年来每个浪潮的转折点都恰到好处的站在了风口浪尖,直至今天。最早互联网出现以后,Java 有了 Applet 技术,然后就迎来了企业级开发的大潮,JavaEE 横扫天下,等到移动互联网时代,Android 又出来了,大批的 Java 程序员又站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潮头。

做为一个工业编程语言,Java 的语法进步一直比较缓慢,但 Java 平台的生态非常好,Scala、Clojure、Groovy 都是 Java 平台的衍生语言,生命力旺盛。在大数据时代,与其他语言和平台比起来,也豪不逊色。

提问:Python、Android、PHP、Java、Web 看了一大堆,也动手实践了一些,但是还是感觉什么都不会,怎样才能让自己感觉有点进步呢?

池建强:这个得看你的状态,你是在学习中工作,还是在工作中学习。

如果是比较纯粹的学习,你最好选一门语言和平台深入钻研,这个领域会衍生出很多其他技术,足够你学习的,学完之后要实践,比如写个 App 或博客系统等,才会有更多收获。每个语言都有自己的生态圈,要融入到这个生态圈里。如果你是工作状态,除了把工作中用到的技术掌握好,还应该学习其他的语言和平台,一个程序员至少要掌握两门以上的编程语言,才能相互印证,融会贯通。

为什么学了好久都觉得没进步呢?第一可能没那么久,第二可能你学的东西太多了。在编程领域,没有几年持续的专注学习和实践是不可能「感到自己有点进步」的。

提问:你怎么看待基于HTML5号称跨平台的APP和目前类似APIcloud这类的H5 APP速成框架(或平台)在移动开发中的未来?

池建强:现在更多是混合开发吧,Native 技术和 HTML5 技术结合使用。微信中有很多技术就是基于 HTML5 做的。我认为短期内 HTML5 不可能完全取代 Native技术。

提问:锤子科技是否有计划发布OS X平台上的同步管理软件?

池建强:我们会做好几款 Mac 软件,但具体做什么,还是等发布了再说吧。

提问:您认为什么是「极客」(作为 Mactalk 的忠实读者,我沿着印象在搜狗里找到了你曾写过的一句话:「这些就是我记忆中的苹果工程师沃兹,传奇极客。」我觉得极客是想并践行者「write the code,change the world. 」的一群人,但还是想请您谈谈,什么是极客。)

池建强:极客一般指那些智力超群,不善交际,但是对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充满热爱的人,他们愿意投入大量时间去钻研技术,编写代码,他们崇尚自由、热爱科技、支持开源,相信技术可以改变世界,在科技领域或有重大的发明,比如沃兹、Linus 等。

早期的黑客和极客表达的意思差不多,他们追逐绝对自由,蔑视权贵,他们会攻破一个封闭的软件系统,但是不做任何破坏。酷,特立独行和科技感是极客的特点。

极客是从国外传过来的一个词:Geek。他们的科技环境允许自己做更多喜欢的事情。沃兹70年代就能接触大量的科技资讯,并开始设计电脑,做自己喜爱的东西。我是个70后,到80年代还没见过电脑。中国有没有早期的极客我不敢说,但是现在中国有很多厉害的黑客,哈哈。

提问:请池老师吐槽一下老罗吧?

池建强:吐槽老板合适吗?要是吐槽霍泰稳就爽了,比如他把老员工带出国去浪,却让新员工在闷热的办公室努力工作,这样真的好吗?

有时候老罗对细节的追求是不计代价的,这让我们很崩溃。另外,他太忙了,我很多时候都找不着他。老板太忙,说明我们办事不力呀。(老罗脾气不大好,这一条发布时请剪掉!)

吐槽老罗可以写一本书,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提问:老师您现阶段的工作告一段落后,以后想做的事是?

池建强:我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怎么想的,我年轻的时候就想,干到40岁我特么就退休,去享受生活,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真的到了40岁,你会发现,真正喜欢的事,愿意长久去做的事,还是工作,我想我会工作到70岁吧。

比如你,如果你有了一个亿,你就会想,我为什么要在这个闷热的屋子里录这个节目呢?等到你真的有了一个亿,可能工作的欲望会更强烈,只不过做事的层面不同了。

当然,我可不是工作狂,我挺喜欢的一种生活是,有一天我们把锤子做得很成功了,我就去过一段旅居的生活,世界各地的跑,每个地方住半年,然后写写东西,跟读者交流交流。我不大喜欢到处走的那种旅行,我喜欢在一个地方待着。就像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他从30岁开始写小说,一直到现在还在各种写东西,满世界的写,非常值得尊敬。

提问:老师怎么看待90后?

池建强:最大的90后今年也25了,各个公司里的90后开始多起来,但世界还是属于70后和80后的,我们公司的开发大部分都是80后,少量优秀的90后开始充当主力。

我觉得90后是正常的一代,无比正常。他们在一个相对开放、宽松和充满科技感的时代里成长,比我们当时的视野好得多。可能有些人会看不惯下一代,我不这样,我觉得挺好,尤其是90后的程序员,踏实,有进取心,充满才华。

老罗说,虽然科技行业史无前例地涌现出了很多年轻的、了不起的人物,但整体上,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永远是四十岁以上的男性。我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为此感到高兴,坦率地讲,仅从这一点来说,我对这个世界是相当失望的。

我也是。

提问:最后请您给读者朋友们一些人生寄语吧?

池建强:但求好事,莫问前程!

不管做什么,从年轻的时候,你就要对你做的事情有深入的了解,不肤浅,不浮躁,坚持去做一件事情,同时有意识地去提升自己的能力。

每个人都知道运动和良好的饮食可以保持健康和身材,但少有人做到。每个人都知道坚持、练习和恰当的方法可以让我们脱颖而出,出类拔萃,但少有人做到。世界上优秀的人本来就是少数,认识到这一点,你会更容易理解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