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晨比老罗大十几岁,快要到退休的年龄,此时要加入一个创业公司,本身是一件奇怪的事,我不知道是否还有第二个近60岁花甲的人,加入一个科技创业公司苦逼地研发产品,是什么驱动了他?

 

有情怀,老树也会开新花。

罗永浩在做手机之前,有重重阻碍。2011年老罗开始有想法,但有想法没有用,得有人干活,老罗再怎么吹牛,也吹不出一个实实在在的手机出来。

所以,众所周知,老罗找了MOTO的老班底,钱晨团队。

但有一点很蹊跷,钱晨比老罗大十几岁,快要到退休的年龄,此时要加入一个创业公司,本身是一件奇怪的事,我不知道是否还有第二个近60岁花甲的人,加入一个科技创业公司苦逼地研发产品,是什么驱动了他?

据老罗自己说,是因为他半年内一直骚扰钱晨,契机是他在某一天很本真地讲了一些他自己的观点,以及最新的进展,钱晨觉得老罗还是个靠谱的人,于是毅然决定加入,同时还一呼百应,把以前的MOTO老班底的几个精英也都叫来一起干了。

但这个说话总感觉有点不放心,里面太多疑问,所以今天重新问个问题,是什么驱动了钱晨加入锤子?

是钱吗?

对于一个在MOTO工作的首席硬件技术主管之一,他很清楚自己的现状,本身收入不错,Marvell是半导体先锋,总部在美国硅谷,给的钱自不必说,生活富足,工作稳定、体面,而且钱晨还有个很私人的爱好,就是收藏古董宝贝,也经常参加鉴宝会,这恐怕很多人并不了解,但圈内人应该很熟,这也从侧面印证,钱晨在财务上应该是相当自由的。

而且,作为锤子科技这样一个创业公司,当时没有什么投资可以说服钱晨这是一个可持续增长的生意,完全会出现加入以后东西出不来、资金链立马断裂、业务停滞的结局,这种公司还少吗?简直是不胜枚举。绝大多数创业的公司都会在这个环节上被消灭;而且,罗永浩本身又不是一个有专业科技背景的人,这种失败的可能性比一般企业的还要高,一个MOTO主管进入这样一个领域,简直不是冒险,而是直接往火坑跳。

换成你是钱晨,我相信95%以上的人,不会动心的,还会觉得老罗无理取闹。

钱晨本身是个什么样的人,外部没有太多介绍,除了他喜欢鉴宝以外,他更多是做自己喜欢的硬件,至于其他信息,并没有太多的痕迹。

但如果仔细挖掘下,发现钱晨仍然是有做这件事的合理性。

鉴宝的人,不代表懂艺术,但至少喜欢艺术,他们对细节的苛求比一般人更高,钱晨在硬件上也是希望精益求精,注重每一个细节,这本身是职业习惯,却更多沉淀为一种行事的习惯;而老罗是个偏执狂,他同样对细节极其苛求,这点,不管从各种锤子软文,还是从大会上舞着短胖手指激动地在屏幕上比划中看出,他是一个对细节极其专注的人。

士为知己者死,好像能解释得通。

但光凭这条理由,同样说明不了为什么钱晨要加入锤子。众所周知,硬件,尤其是手机硬件,本身是个对精度要求非常高的产业,能够做硬件,本身对细节的关注程度就要比普通人高,比如,他有个朋友叫晓林,同样也是收藏古董的爱好者,钱晨还曾对晓林收藏的下面这件宝物赞不绝口,称晓林“上道了”。

那按此推理,他应该有不少这样的朋友,“知己者”很多,多一个老罗也不多啊。

当然你会说,老罗和他们不一样,他们都是工程师,能干出什么来?而老罗可是现成的营销大师兼前传统行业的创业师,而且本身就已有名气,这正是钱晨缺少的啊。

但这也说不通,老罗说服钱晨用了半年,如果以“资源互补”而言,不可能经历半年才看得出来吧,这是不是也太低估人家钱晨的智商了。

当然以上原因,其实都是一些表层的原因,这些原因或多或少的确影响了钱晨的决策,但有个事才是钱晨愿意奋力一搏的原因——

MOTO的惨败在钱晨心里依然是一个痛。

工程师本质上,在互联网时代,他们也是一群工匠,产品经理负责规划怎么做,细节怎么处理,但产品本身是在工程师手上被编码出来的,正是这种“亲手制造”的感觉,让工程师有时会对产品的质量比产品经理更加在乎;当有人说某个设计很好,某个效果很好时,工程师有一种领先于其他任何角色的自豪感,因为这是从他手里做出来的。

但可惜MOTO失败了。在最近三四年的功能机往智能机转型的浪潮中,很多企业,都死在里面,不管是做硬件的MOTO,还是做中间件的斯凯(近半年转型还是顽强起来了),还是做手游的公司,转型不及时的,会错误烧了很多不值得烧的钱,然后透支了智能机时代的机会,然后倒下。

MOTO的失败,想抱功能机的大腿,这腿却越来越细;此时醒悟过来,想去抱智能机的大腿,却发现扑了个空。

这些精英,努力把手上的硬件做得最好,却最终失败了,带来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近距离的“违和感”。

这种违和感引发的不舒服,才是让钱晨以及钱晨的团队能够合力的一根基线。工匠情节,说得冠冕堂皇点,是想做一个大家都爱用的产品,完成人生理想,走向人生巅峰;而私下说,就是不甘心。

所有这些因素,都融合为钱晨投奔老罗的一些促动力,而这些因素在此后半年内,反复交融,最终作出加入锤子科技的决定。你能说钱晨是被老罗忽悠了吗?

当然,对于老罗,这才只是个开头而已。


本文写于2014年7月26日,作者王达峰,实效管理与营销专家,是中国电信学院、中国企业联合会培训中心、清华大学职业经理人培训中心、西北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EDP中心等著名机构的特聘讲师,其培训足迹遍步全国,近三百个地市,针对通讯、互联网、房地产、鞋服、金融、民航、烟草、电力、快速消费品、机械制造等行业提供管理培训与咨询服务。他拥有多年实战咨询师经验,思维逻辑严谨,实效案例深入剖析,落地透彻务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