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小人,和他合作的伙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这是一位从事IT互联网行业十多年的老前辈对周鸿祎的评价,原本以为就是一个个人的极端评价而已,没想到在圈内问了一圈知名的IT媒体的资深记者们也得到相同的评价,带着好奇心小编查阅了各位前辈提供的周鸿祎发家历史上的重要节点,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这些前辈真的值得尊重,他们对周鸿祎的评价以小人,是给够了面子。下面就跟随小编的搜索轨迹看看周鸿祎的红衣下,到底是怎样的丑恶嘴脸。

流氓起家  周鸿祎创办3721获取第一桶金

说到3721现在或许90后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提到周鸿祎大家或许知道的不少。如果说3721是中国互联网行业流氓软件的鼻祖毫不为过,那么3721的创始人周鸿祎就是中国互联网流氓软件行业的开山祖师爷。

1998年10月,3721公司创立,推出“3721网络实名”,开创中文上网服务。用户在浏览器的导航条直接输入中文,就能直接到达相关网站。这对于不熟悉英文的中国人来说,确实是个实惠功能。可当年,3721初创,周鸿祎没钱搞宣传教育市场,就想到用浏览器的地址栏插件这种方式来推广。当用户打开某个网页或安装某软件时,这一款“可以帮助网民上网更方便”的3721插件,就自动安装进用户的电脑。此后,当用户在浏览器导航条里输入中文,就能直接到达相关网站。

在其后与CNNIC、百度的地址栏争夺大战中,各家公司为争夺用户电脑,先是互相卸载对方,然后为了不被对方卸载而不断加强自我保护,最后逐渐发展到连用户都难以卸载。这个方式直接促成3721的快速普及。媒体报道,2003年,在全国网民仅有8600万的情况下,3721的装机量超过7000万台。占有率80%以上。而这个成绩依靠的却是电脑城安装盗版windows系统内嵌、利用各种软件打包捆绑安装等形式。用了5年时间,3721通过各种渠道、利用各种手段,让他的网络实名插件遍布90%的中文上网用户,而这,就是3721用5年时间积累起的统治中国互联网的雄厚资本,3721插件,表面上是中文上网工具,实际上,背后利用简单的病毒原理控制着网民的电脑,玩弄着中国互联网和对技术不甚了解的7000万网民,5年时间,积累起了足以对抗7000万网民和的雄厚资本。

从1998年到2003年,5年的时间周鸿祎利用流氓软件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当年互联网开始围剿流氓软件,周鸿祎感受到了危机,遂以1.2亿美金将3721公司卖给了雅虎,更名为雅虎助手,周鸿祎出任雅虎中国总裁。2005年7月,周鸿祎离职,9月奇虎创立,得到周鸿祎投资。2006年3月,周鸿祎出任奇虎董事长。

横空出世 360绞杀雅虎助手扬名立万

2006年7月,奇虎推出360安全卫士,专门用于扫描被安装在用户电脑上的一切“恶评”软件,并在用户同意下,将软件卸载。在其“恶评”软件列表里,就包含前身是3721上网助手的雅虎助手。这正是中国互联网用户被数以千计的“恶评软件”严重骚扰、不堪忍受的时候,360一推出,立刻赢得用户欢呼。

刚发布仅两个月,就有超过600万网民下载360。每天卸载的恶评软件达100多万,其中每天卸载的雅虎助手就达60万次以上。截至2008年8月,360拥有1.6亿用户,网民覆盖率超过60%,每天活跃用户数超过3000万。在杀毒与安全市场,360短短两年就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个人网络安全软件。商业上的成功,今天的360与当年的3721如出一辙。

周鸿祎不惜得罪整个流氓软件产业,“朝过去的自己开火”,斩断与以往“恶评软件”的种种关联,此举反而迎来中国网民的铁杆支持。这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坏蛋风光好人遭殃”的榜样。至此曾经自己一手创办,又在危难时期高价收购并吸纳周鸿祎的第一个合作伙伴雅虎,被周鸿祎背后一刀,雅虎助手终于被干死了。

借力提升 卡巴斯基助力360美誉度

奇虎360安全卫士只能绞杀插件可不是周鸿祎最满足的事,他已经发现控制用户的电脑就能控制数亿的用户网络人生,奇虎360安全卫士要光明正大的进入用户的电脑必须要包装得当,而且要有一个很好的美誉度。在这个时期杀毒软件进入了周鸿祎的视野,这个行业里的领先者,包括瑞星、卡巴斯基、金山、江民、诺顿几家知名企业。但是周鸿祎已经臭名昭著,不管是瑞星还是金山、江民都不待见周鸿祎,所以周鸿祎把橄榄枝递给了当时口碑最好但进入中国市场水土不服的卡巴斯基。

2006年周鸿祎找到已经进入中国市场3年的卡巴斯基,并恳求当时卡巴斯基大中国区总裁、董事长张立申与之合作,推出向下载360的用户免费赠送卡巴斯基产品激活码,让用户可免费使用半年卡巴斯基。通过此举,360获得了大量的装机量。很显然,360安全卫士能有后来的用户规模,与当年可以独家赠送卡巴斯基是密不可分的。但是张立申没有想到的是周鸿祎可以做出在和卡巴斯基的合作还在继续的时候,360安全卫士已经大力开展与卡巴斯基竞争对手诺顿的合作。并且一直号称“360不会做杀毒软件”以实现自己抛弃卡巴斯基,转而与诺顿合作时再一次提升自己的美誉度。

张立申没有想到人能够无耻到这种地步,在周鸿祎处处标榜自己是卡巴斯基中国市场的贵人时他没有站出来说话,直到2010年,周鸿祎在站长大会上的一句“没有360,卡巴斯基在中国根本就没有机会”的言论,张立申发布了致360周鸿祎的一封信,主题为“回头是岸”。他在信中提到:“我以为,从商和为人,都应该有两个基本的底线,一个是‘诚信’,一个是‘不作恶’。”他没想到周鸿祎不仅可以无耻到不要脸背后捅死合作伙伴的地步,还可以背信弃义,在和卡巴斯基与诺顿的合作过程中指使程序员盗取卡巴斯基和诺顿的源代码,巧取豪夺收购小红伞的杀毒引擎,收回自己不做杀毒软件的口号,正式进入杀毒行业。

背信弃义   剿灭卡巴斯基控制用户电脑

在制定进入杀毒行业计划的那一天起,周的枪手队就有计划的开始散步杀毒厂商的各类谣言,这些谣言包括:

1、杀毒行业存在暴利,杀毒厂商在吸吮用户的血汗。

2、杀毒公司自己造病毒。

3、中国的杀毒公司使用别人的引擎,没有自己的技术。

4、杀毒公司只能杀毒,不能杀木马,360杀木马更专业。

没错!奇虎在利用论坛抹黑杀毒行业,然后以“天使”的姿态来进入。除了谣言之外,周鸿祎还使用了最狠的一招:免费!而且,周鸿祎借用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Google是免费的,QQ是免费的,所以杀毒也应该是免费的。“免费商业模式是成功的”,用户尽管免费用,永久免费。他没有告诉网民的是:那些免费的东西,永远会在别的地方收费。Google搜索免费,所以他的结果上方是广告;QQ免费,所以会有一块钱一件的QQ秀,不花钱你就得光着屁股裸奔。

当记者采访这个“免费杀毒软件的商业模式”时,周说,“没想好”。他又在习惯性的说谎了。“没想好”,这句话说出去的同时,奇虎360已经和新浪签订了一个合同,利用360卫士和360杀毒在奥运期间弹出新闻窗口。16天,新浪支付200万。爆赚吧?如果按照这个价码,奇虎这个免费的杀毒软件一年最少的收入是:200万*365/16=4562万。如果加大弹出力度,一年弄三五亿不成问题。

最可怕的是,由于“免费”被忽悠下载的用户,从此过上了请神容易送神难的互联网生活,也许你可以不在乎弹窗广告,但是用户不知道自己的电脑已经被360劫持,换句话说你在电脑上能看到的广告都是360收了钱让你看的,而且从2010年开始就不断爆发出360盗取用户信息的事件。为了转移用户注意力,暴露出360盗取用户信息的金山、腾讯、百度都相继成为360的被告,而且上演了360官司10连败、11连败……50连败的闹剧。周鸿祎不怕败诉,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没有哪一家有周鸿祎的脸皮厚,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因为通过这样的接连打官司,互联网企业们被拖得疲惫不堪,周鸿祎虽败犹荣,法院的判决书对于他来说擦屁股都嫌硬了。反正周鸿祎摆明了拒不执行再次上诉,再败500次也无所谓,诉讼费比打广告便宜,但是这个持续数年的拉锯战成功的转移了用户的注意力,360杀毒和配套的流氓软件得以在用户的电脑上存活。

移动互联   交好手机厂商实现流氓软件预装

2012年,移动互联网随着3G手机和网络的普及成为互联网企业的有一个风口,360手机卫士在移动互联网上又遭遇了门槛。苹果是全球整个智能手机行业的风向标,几乎苹果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全球的手机厂商所关注。正当周鸿祎还在做着春秋大梦要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故技重施全面制霸的时候,2012年2月,苹果公司发现360手机卫士、浏览器等360旗下所有应用都存在窃取用户隐私行为,苹果公司没有给360做出任何解释的机会,迅速将360旗下20多款应用从苹果的官方应用商店APPSTOR上下架。

苹果这个以用户体验为导向的公司,给了360一记响亮的耳光,这让周鸿祎头痛不已,因为周鸿祎最擅长的造谣、抹黑、水军在苹果面前用不上,而打官司这套涉及到跨国也不是周鸿祎能做的。最可怕的是国内手机厂商也开始效仿,要将360从国内的移动互联网上抹除,国内手机厂商的应用商店也纷纷下架360旗下的各种手机应用,并同时推出各自的手机安全应用内置到手机中。

周鸿祎一面手忙脚乱的布局自己的360应用分发平台,以高回报刺激开发者将应用首发放在360的应用商店里;另一面主动交好手机厂商,搬出恳求卡巴斯基谈判时的招数,你提供产品,我帮你营销推广,打出了360特供机的概念。然而一线品牌对于360都敬而远之,周鸿祎再次发动枪手的力量,造谣华为愿意和360合作推出特供机。果然此消息一经发布,海尔、阿尔卡特、夏新、天迈、优思等国产三四线手机品牌趋之若鹜,他们面对残酷的市场竞争难以抬头,现在遇到360提出免费帮忙宣传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

一软一硬,周鸿祎两手抓的确产生了作用,一方面360应用分发平台走上了轨道,另一方面360特供机在短期内拥有了多个品牌合作,再利用水军枪手在互联网上制造舆论导向,360特供机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众多三四线国产品牌对周鸿祎能带领自己突围走上康庄大道深信不疑,都乖乖的在自己的手机出厂时预装上360的各种流氓应用,至此周鸿祎的目标已经达成,至于360特供机能卖几部他已经不关心。

伙伴成先烈   周鸿祎抽身自己玩手机

依然是固定的套路,周鸿祎通过和特供机的厂商紧密接触,研究了手机厂商的玩法,然后出力不出钱的手段美其名曰和厂商共同推出360特供机。一时间合作的厂商们摩拳擦掌,希望能够享受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红利,阿尔卡特、海尔纷纷下重金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物力,要大干一场。没想到的是,360所谓的营销仅仅是通过微博发几条微博,通过自己PC端制霸的360安全卫士弹窗推送几条广告,360此时根本无暇顾及这帮手机厂商的生死,可怜的阿尔卡特和海尔还做着黄粱梦等着数钱。

2012年5月,周鸿祎首先向雷军及其小米手机“开炮”,依靠“攻击人品、手机质量、硬件暴利”的三板斧,“360特供机”借打击小米成功上位,并将华为终端、TCL通讯、海尔与夏新等合作伙伴“绑上了战车”。这里的套路依然和周鸿祎杀入杀毒软件市场时如出一辙,利用水军和枪手造谣抹黑,再扮演天使出现要拯救行业,只是这一次却是草草收场,毕竟360在互联网的变现能力实在有限。在经过初期的销售合作后,TCL通讯与海尔参与热情骤降,首个响应的合作伙伴华为终端已决定在9月上旬单独开售“闪耀”手机,并弱化与360合作的相关推广。

阿尔卡特投入重金打造的AK47整体销售不足万台,海尔寄予希望摘掉三四线手机品牌帽子的“超级战舰”也仅卖出去千台左右,导致两个品牌资金链差点断裂,PC流量换手机销量的美梦破裂,阿尔卡特为之付出的代价是基本退出国内市场,而海尔手机由于库存积压导致一蹶不振从此再也不敢涉足中端智能手机市场,只敢在低端手机领域苟延馋喘。然而这些都没有影响到周鸿祎,因为从头到尾他就没有花一分钱,反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了解到了手机厂商需要什么,为日后自己做手机埋下了伏笔。

时至今日,我们回过头来盘点一下,周鸿祎每一步都是踏着合作伙伴的尸体在前行,而这些倒下的合作伙伴无不是遭遇了周鸿祎背后痛下杀手,“顺我者昌,用完即亡”是周鸿祎每一个合作伙伴最后的归宿。而最近周鸿祎和酷派的结缘,酷派显然有所保留,在与周鸿祎合作的同时还留有后手同时拉上了乐视。拥有乐视作为把关,周鸿祎还能如愿在奇酷正式推出手机后,顺利搞死大神、踢掉酷派让奇酷成为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么?这或许就是周鸿祎在朋友圈大骂背后捅刀子,一定“FUCK”回去的根本原因,因为从出道开始就是周鸿祎在背后捅合作伙伴的刀子,哪里轮到自己刀还未出窍,就被酷派捅一刀的道理。

周鸿祎虽然比起出道时老了很多,捅刀子的手段也已经被识破,但是我们相信,酷派这样的二线品牌依然不会是周鸿祎的对手。接下来我们或许可以等着看乐视帮助酷派收尸,而周鸿祎将再一次成功搞死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