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5日上午,一加手机在深圳大运中心举行一加3发布会。一加3采用目前市面上的顶级配置:2.2GHz的高通820处理器,三星旗舰级AMOLED5.5英寸1080P显示屏,6GB LPDDR4内存和64GB UFS2.0闪存,搭载DASH极速闪充,0.2s极速指纹识别,后置索尼IMX2981600W像素主摄像头,支持双卡双待、全网通/4G+网络及volte语音通话。一加3为一体式全金属机身,有薄荷金及冰川灰两种颜色可选,16日上午10点将在一加官网和京东极速开售,售价2499元。发布会结束后,本站记者对一加掌门人刘作虎进行了专访。

先来看下一加3开箱视频

 

第壹数码:您之前说2016年是创业元年,那之前2年对一加来说是一个什么阶段?另外可以说一下您对一加的期望和销量吗?

刘作虎:我以前也说了,在14年底的时候,当时媒体采访的时候就问我了,你觉得一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觉得15年最大的挑战是你不知道你会犯什么错误,但是你一定会犯错误,果然也在15年犯了一些错误。

在14年的时候开市不是很好,但是好就好在我们在15年犯了一些错误,这个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好处的,在15年的时候让我们知道这个公司最大的优势和劣势是什么。

虽然我以前做过手机,但是有时候有一些事情还是被低估了,这是一个企业发展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

现在让我信心最大的是这个团队比以前成熟了很多,包括再次在一加3的推广上,特别是海外的,国内好像没有什么,说我们这个不是一个好的标签,但是对一加的营销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但是我们真正想让大家知道的我们是一个很好的产品,就像刚才的纪录片是一样的。我们想要做一个很好的产品,这个是我们想要的一个结果。

现在这个团队我觉得大家应该也成熟了很多,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对13年的期望是这样的,希望一加3用完之后可以有像一加1一样的口碑,这样我们就成功了。一加1的时候大家对一加有很好的好感,觉得真的很棒,这一点是让我们觉得非常成功的,其他的销量这是一个结果,我也不是清楚。

第壹数码:现在的备货量呢?

刘作虎:不好回答。

第壹数码:你在PPT上讲了一句话,希望一加3可以成为手机上的外星人电脑,以后会不会更重视性能、参数这方面?

刘作虎:我们说外星人不是说拼参数,如果是拼参数,我就不会在前面一笔带过了。这个参数不是用户追求的东西,用户追求的是性能和最后的体验,带给我的体验是什么?就像我玩游戏不卡,这个是我的需求。

为什么要做手机里的外星人?我们这次跟网易的合作,是希望大家在玩大型游戏的时候可以有一个很好的体验,这是我们追求的东西。

如果外星人只是告诉你参数的东西这也没有意思了,你买一个外星人结果玩游戏还很卡,那你还会把它当外星人吗?包括820特别强调拍照的DSP。这也是我第一次听高通跟我讲820的时候我也很兴奋。你们不要视图去PK国内很牛逼的品牌,我一直在说,别看它有多大,你的这个人的追求在什么地方,他的成就就在什么地方,这就是我给这个团队的要求,所以正好有了820这个DSP,我们要用好这个DSP其实很不容易。我可以告诉大家在国内真正的可以做相机算法的,我说得也不是绝对的,但是在国内真的是非常少的。

拍照是用户非常关注的一个卖点,这个体验太重要了。所以,有一个好的DSP,再加上我们一些专业的技术,我觉得这个拍照的效果一定会让大家非常的满意。

第壹数码:一加是重视国际市场的,在国内市场的知名度还不是很高,在国内品牌建设方面有什么计划?有多大的投入?

您认为这种线上和线下重要性的交替最主要的是什么?

刘作虎:从现在来看觉得欧美的反响挺好的,我们一加2的纪录片看完之后也觉得挺感动的,这是我们当时记录下来的一些片断。你说我们在海外做了什么?其实也没有做什么。

去年在海外的营销费用,当时一直在说这个投入有问题,当然这个也跟市场环境有关系,并不是说我们不重视中国市场,而是环境不一样。

在中国我们相对还是会谨慎一些,需要去观察整个行业的变化。不会说觉得中国市场的机会很大,我们就盲目的去砸钱,这个对创业也是一个好事。

昨天还有一个人说,我看你花钱大手大脚的,我说也是。但是在国内我们还是要相对谨慎一些。你只要把口碑做好就可以了。在海外我们有这个基础在,大家对一加的认可度还是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在海外求发展,在国内还生存吧!在去年我就说过这句话,其实在今天也是一样的。

第壹数码:您好!刚才听您回答问题的时候有几个细节的问题,第一个细节是说,一加3的手机生命是在1年多,您这样是说一年只出一款手机吗?一年只出一款手机,在现在手机市场竞争这么激烈的环境下,你认为对一加手机的销量会不会有一些冲击?

刘作虎:这个肯定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一年只做一个东西,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专注做一个东西。

我不知道大家现在是怎么去看很多品牌的,你真的要做好一款产品是要费很多心血的,我在这里不是去供给友商。

这个挑战的确是存在的,就是看你的产品怎么可以做到极致,你的生命周期也是因为产品好,所以周期才会更长。

第壹数码:您刚才说到一加是要活下去,你是怎么看活下去的这个现状?跟一加这个产品的平衡?

刘作虎:就是因为执着你才活下去。其实现在的手机行业,大家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实际上就是细节决定成败,拿到手上去感觉一下这个细节和品位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你不坚持这些东西,你跟别人去拼、拼价格,我觉得是一种很LOW的行为,你去搞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1499是没有意义的。

用户说我多花几百块钱去买一个好的产品,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趋势了,特别是90后他根本就不缺钱,父母都很有钱。你如果在细节上不执着的话,你跟其他品牌还有什么区别?我为什么要买你?我就是要告诉你我现在做的这个品牌比一线的品牌还要极致,这个就是我这个品牌存在的价值。

第壹数码:快充和拍照技术,一加手机以后如何继续在这两个方面精益求精?还是说会开拓一些其他的功能?是其他手机没有的?

刘作虎:如果是从硬需求来看,刚需上来讲,我们从一代讲到了现在,设计、拍照、快充,这个是刚需,这个一定会做得更好,特别是拍照,是可以一直发展下去的。

至于创新,实际上我们现在内部可以跟大家讲一下,就是做微创新,就是把基础的体验做到极致。我跟去PK大的品牌,但是我有一些微创新的东西。我们一加的这帮小孩好的想法是非常多的,但是就是去年跑的太快了,有一些基础还没有做,把自己就给掩盖掉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基础打扎实。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滑动的感觉,这个滑动增速的东西,包括这个趋向,后来也是不停地看,一个一个地滑,后来就觉得这个手机真的很流畅,另外是启动的速度,我对这个东西很敏感。我拿一个手机同时这么一点,就看谁先打开。

我发现碰到好多人都跟说一加手机说不出来好在什么地方,但是就是比别人好一点,我就是喜欢。

第壹数码:昨晚海外的发布我也看了,海外媒体都很奇怪,觉得你们每一台手机肯定是亏钱的。

第二个是今年的团队更成熟了,昨晚你们用了VR的发布方式,你们在这方面的投资肯定是更大的,你们的手机是不是可以赚钱的?另外是,你们在投资方面是不是比以前更大了?

刘作虎:至于赚钱,做企业不挣钱那是扯淡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相信这句话,因为这不符合商业逻辑,钱是一定要赚的,就是看你怎么去赚。比如说我们专注在线上,你的很多成本费用就会下降很多,第二个广告投入也很少,在这上面又可以省很多,你说你要赚多少钱,这又是一个考量。钱一定是要赚的,不赚钱那是不靠谱的,也不可以持久。

在海外我们也是比较低调的,今年公司整个大的方向是什么?就是打基础。在海外非常好的时候其实有很多东西我们是没有跟上的,其实在国内的服务我们其实是行业的标杆,其实有很多是拷贝我们的。

当时一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在服务上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当时就投入了很多的成本,去做这个服务,但是没有想到海外会这么快。

今年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把产品做好、把质量做好,把口碑回到最开始的那个时候就OK了,明天就是我们的机会,如果今天的基础还没有做好,那就是我们的问题了。

我今天已经很少跟大家去聊天了,基本上就待在深圳做产品,包括我们软件的体验,每个细节和服务都是我做去做。但是要从这半年的时间里来看,我觉得整个情况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我看了一下我当时对他们的一些要求,当然国内的用户不一定了解海外的要求,我说5天之内必须要把手机修好。国外是习惯寄修,这个也是我在后面才知道的,最后我们了解了一下同行的水平,其实同行是7天。这就是说的打基础。

第壹数码:你刚才提到了手感的问题,还有性能。我在想,你们之前在看不同设计的时候也没有担心过这样的问题,在这方面你们有没有过会有风险?

刘作虎:我自己也想到了风险,但是我也不怎么担心。这个设计的问题,你如果把火腿肠拿过来比一下,你觉得有两条线,觉得很像火腿肠,刚开始iPhone6出来的时候大家也觉得很像火腿肠,但是现在大家已经忘了。但是你现在把两个放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觉得还是不一样的,我对我们自己的产品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一开始很多人觉得这很像iPhone,我就觉得怎么这么神奇,怎么会像iPhone?

我以前经常把一加1放在桌子上去欣赏,我觉得越看越漂亮,一加3这么放在桌子上去看,一看就是一个公司做的东西,包括这条轮线,我们是花了巨大的代价,当时富士康都被我们逼惨了。我要这条轮线要很挺,这个难度是很大的。

第一台手机出来的时候,当时我被恶心坏了,我说这不是我想的一款很好的手机,因为模型是很漂亮的,试产机器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不是很好,所以就是说细节决定感觉。

当时这条轮线一出来的时候,这个气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条线我花了太多的精力,包括这条曲线,这个曲面非常讲究,这两个弧交界出来的曲线是非常有考究的,我们做这个东西做了两个月的时间,当时弧线是在这个地方的,后来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后来又把这个弧线给改了一下,所以就推迟了10天,不然我们在5月份就可以发布了。我们把这个弧线调了0.01。

那时候有人在抱怨,你可不可以一次性给说完了,其实你很难去判断的,这就是一种感觉。我有同事经常跟我说一句话,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往往的回答就是这种感觉。

第壹数码:之后海外增长这一块会放在哪一部分的市场?还是印度吗?

刘作虎:我觉得我们看到的是像欧洲、印度、美国,第一肯定是欧洲,这个成本会更快,我说的都是内部的。我估计一般的公司是不会讲这个玩意儿的,我觉得还是欧洲的成长会更快,再就是印度。但是印度的成长绝对不是去打性价比、价格战,我看到很多的友商拼的都是怎么会更便宜,当然我觉得这个是没有未来的。

大家永远不要去评价这个性价比,这个是没有底线的。之前我说的脱裤子竞争,你把裤子都脱完了,你还去竞争什么呢?

第壹数码:硬件方面除了拍照、快充,除了设计,VR我们会涉及吗?

刘作虎:VR也会考虑。

第壹数码:怎么考虑?

刘作虎:现在还没有想清楚,想清楚了告诉你们。

第壹数码:还有一个,微创新这个泛了,你能给我们一个比较具体的范围吗?有谁能对标一下吗?不一定非得是系统,也不一定非得是体验。

刘作虎:从整体的体验上来讲,我觉得苹果还算是不错的,虽然说苹果的发布大家有很多人都在吐槽,觉得是在追赶安卓手机,是吧?

大家不要从表面去看苹果,有时候不要通过一些表面现象去做一些批判,有时候会显得非常的肤浅。

对于产品而言,我们普通用户体会不到背后的付出和艰辛,经过专访我们也只能小范围的了解,如果让刘作虎给你讲做产品的故事相信几天几夜也讲不完,不过我们能体会到做一个产品不容易,做一个精品难上加难,在这里也希望刘作虎和一加的产品越来越好,手机圈不能缺少不将就的一加!

图文/壹数码:刘谦,李彦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