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提起国产手机四大金刚『中华酷联』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知。

然而时过境迁,早年的四大金刚,失去运营商的包养和庇佑,被新晋手机品牌干的人仰马翻,只有华为发现『变天』后,迅速调整运行模式,利用投资运营商交换机、基站等有利资源和强大的供应链,复制小米模式并快速崛起。而另外一家有着华为同样资源的中兴手机,和在PC/服务器领域全球第一的联想,它们在傲慢和不屑的自我陶醉里,山河尽失。

相比前面三家,酷派就更惨了,在业绩持续下滑、市场节节败退的窘境下,先是接受360的投资,与周鸿祎的奇虎公司合作,发布了奇酷手机,还别说,这款手机我用过,在当时,无论外观还是配置,给个80分还是没问题的。

然而两家的合作好景不长,半道杀出个要干翻苹果的贾跃亭,到酷派那里大谈生态化反美得窒息,结果酷派的那帮遗老遗少吼不住了,然后,奇酷就夭亡了。贾跃亭成了酷派集团董事长,周鸿祎扬言:谁在我背后捅刀子,我一定要操回去。

而今,乐视崩盘,酷派雪上加霜,看样子,老周操回去已是必然。

#西风点评# 互联网二十年,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的定律依然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