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涉及审美,拟物(Skeuomorphism)的内在逻辑和对于交互活动中助益都是正确的。最经典的莫过于这个闹钟设置飞轮了,易读易用,加上滑动手势充分体现触摸屏幕优势。再有当菜单滑到最末端不能再滑动时候的橡皮筋弹性效果,也是充分借鉴了真实世界的物理原则,给予使用者最最直觉的反, 反观安卓的做法是靠近边缘的蓝色光晕的反馈,在日常物理世界里面没有这种联系,运动和光往往是割裂的,所以大部分的使用者会感到莫名其妙。而ios一直使用的布料质感的背景壁纸可以准确无误提示有经验的使用者,这里已经是菜单的最底层了。iBooks的书架设计以及书本翻页的设计都给予使用者极大的温暖,让一样触摸玻璃的我们感觉更会心。现在iOS存在的问题不是拟物设计原则的问题,而是表层审美的问题,很多人厌烦的是那些令人困惑的华丽图标、重口味但毫无意义的材质肌理。扁平化只是一种风格,但是并非完整的互动逻辑,苹果作为计算机用户界面先驱这样的一个公司,应该思考的绝不应该是风格、审美问题,而应该是基本原则问题,是如何进化设计原则的问题。

扁平化设计一个极大的问题是在信息很多的情况下,因为没有那些条块、材质、颜色的分割排布,会显得非常繁乱,参考下面的iOS7的控制中心以及Siri屏幕。还有就是操作感缺失的问题,如果同样的滑动开关图形,iOS6的金属质感的圆钮并非最时髦的设计,但是它传递出一种易于使用的质地,iOS7的扁平风格的圆钮让我感觉这东西不是那么操作灵敏的样子,当然我们手指在触摸的只是同一块玻璃。扁平设计摒弃了材质和肌理,一个直接的后果是质量感缺失,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iOS7好像让屏幕分辨率降低了”,“像廉价玩具”,其实乔教父最擅长的一件事情就是让一些普通的东西变得无比精致,我并不认为只有拟物风格的设计才能带来精致感,但是iOS7现在的观感确实很容易让人觉得乏味和普通。这种精致感虽然不能带来功能的提升,却往往能带来商业上的成功。苹果不应该是追逐一种风格的公司,而应该是对原则的深层思考后创建新风尚的公司。Simplicity不等于Simplisitic。

如果我有资格给苹果抓药,那我的药方是:可以扁平,但是要让扁平的物件之间有充分的物理沟通(毛玻璃算第一步),厘清之间的前后空间关系,不要放弃肌理(高光、哑光、粗糙、光滑),甚至让肌理和交互感觉统合,从而带来更加高级的交互体验。

 

李剑叶:锤子科技工业设计副总裁、清华大学设计系客座讲师、“爱你五百年”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