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仅基于魅族科技副总裁杨柘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文字和思想,对其文化水平做出自认为合理的评价。对于 PRO 7 的硬件配置,定价及杨柘本人的营销思路,我无意评价也自知无资格评价。如果你不是魅族营销中心的员工,你永远不会了解到真相是什么,也没有任何可靠证据证明你的推断。我所看到的,只是静止的文字——文字不会撒谎,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先说结论:杨柘的文学功底略差,欣赏水平偏低,逻辑混乱,这与其现有的工作职位和社会影响力不符。

1. 知识性错误

1.1 预热海报文案用词错误

PRO 7 发布会前倒数第 4 天,杨柘的微博发布了这样一张预热海报:

“云销雨霁,彩彻区明”出自王勃的《滕王阁序》,紧接其后的就是千古佳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十年前的人教版高二语文教材要求全篇背诵。

霁,本意就是雨停。《说文解字·卷十一·雨部》给出的解释是:“霁,雨止也。”请注意,这个字是专门针对雨的动词。而文案中的“雨消云霁”不仅是对经典的错误记忆,更暴露出了写作者的知识漏洞。考虑到这是基础语文教育里非常重要的一篇古文,我完全有理由认为这种词语误用属于常识性错误。

换句话说,我即使在第五层梦境里,也没有任何可能把“云”和“霁”这两个字联系到一起。“云雨止”听起来像是某种不可描述的行为在不可抗拒的外力因素下戛然而止。

当然,贵为 VP,新品预热文案通常不会亲自撰写,但无论如何都会经过他的确认才能发布。况且,杨柘的个人微博发了每一张 PRO 7 预热海报原图,而没有选择转发魅族官博,由此可推断这一套文案或出自杨总本人之手。

1.2 点赞漏洞百出的英文微博

7月23日,杨总点赞了这样一条微博:

​先说原博的那些零英语基础的人才会犯的语法错误:

1) year 不用复数;2) greet 是及物动词,而后未接宾语。

再和拜伦名诗 When We Two Parted 中的原句做一下对比: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原博主在短短的 17 个英文单词中,用词错误、语法错误、语序错误、标点应用及格式错误等共出现了七八处之多——高考英语改错题每行也才有最多一个要改的地方啊。

而杨总给这条微博点了赞。

即使我根本不知道这首诗,但我毕竟上过初中,一眼就能看到不变复数不加宾语这些问题,进而判断这两句一定和原作有偏差。

在社交媒体上,点赞通常意味着赞许和认同。考虑到原博的英文存在如此之多的低级错误,我不得不认为给它点赞的人对英文缺乏常识性的认知和语感。

1.3 评论中误用“苟且之事”

​与“苟且”一词具有多种含义不同,“苟且之事”这个惯用语有且只有一个意思,即男女间发生不正当性关系。

假“魅友”之名,行“苟且之事”,画风可能是这样的:

“大爷,来玩儿啊~”

“请叫我魅友,不叫不给钱。”

2. 营销文案写作能力堪忧

PRO 7 发布会之前的 7 天,杨柘和魅族科技每天都发布一张预热海报,文案汇总如下:

倒计时 7 天:掀一帘举目远眺,新色彩触目而生。

倒计时 6 天:留一隅触摸时光,文字也为之驻足。

倒计时 5 天:观一幕百川赴海,诗词在壮阔中挥洒。

倒计时 4 天:迎一缕雨消云霁,歌声在生命中环绕。

倒计时 3 天:览一众湖光山色,舞蹈在心间跳跃。

倒计时 2 天:望一片层峦叠嶂,戏剧在灵魂中升华。

倒计时 1 天:盼一屏双瞳如窗,世界在 PRO 7 中美好。

这一整套文案,格式相对整齐,句式结构统一。前半句基本上都是对以副屏为“窗”这个概念进行渲染,而后半句则大多和前半句无关,同时和智能手机产品无关(除最后一条直接提及 PRO 7 外)。

色彩,文字,诗词,歌声,生命,舞蹈,戏剧,灵魂,世界。

可能“色彩”和“文字”还跟屏幕有些关系,但与 PRO 7 这块“画屏”的功能特点无关——你不会用副屏修图,也不能用副屏阅读。剩下的五个名词,则是几乎适用于任何语境的文学常见意象——在文学作品中,显得陈词滥调,了然无趣;放在互联网营销的文案里,又显得格外突兀,不知所云。

这不是文采,更不是文艺。这是为赋新词强行堆叠无关意象,在我看来有故弄玄虚,附庸风雅之嫌。

如果 1.1 的推断成立,即这套文案确实出自杨总本人之手,那么这样的文字水平就足够可以对他的写作能力产生质疑了。如果不成立,即文案出自营销团队之手,那么他的文字鉴赏能力也是值得探讨的——这就是接下来要讨论的话题。

3. 欣赏水平低下

3.1 转发有明显逻辑漏洞的微博文章

​这条微博末尾附的文章是新浪微博用户 @冯山开道 写的《联发科X30性能,没你想的那么不堪》,其中在探讨联发科 X30 处理器性能时,有如下表述:

骁龙660采用的是14mm工艺制造,和高通骁龙821采用了相同的制造工艺,但是性能不及骁龙835。联发科X30使用的是10mm制造工艺,看起来联发科X30有优势。

首先,mm 这个单位是错的,而且出现了两次……姑且认为是笔误吧。

其次,影响处理器性能的出了制程工艺之外,还有主频,架构,核心数等诸多因素。而这段文字只根据 X30 使用的 10 nm 制程比骁龙 660 的 14 nm 先进,就得出“X30 有优势”的结论,完全忽略了其他所有对处理器性能有影响的指标。在如此逻辑不通的情况下,此文仍然得到了杨总的转发。

通篇来看,言无实物,只是进行了硬件参数和跑分的罗列,没有提出任何有价值的观点——这是一篇典型的“没有干货”的文章。

3.2 传播创作成本极低的营销号文章

​微信公众号“哲学人生网”,署名“文翼”的作者发表了文章《永远不要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

无副标题的序号把文章分成几个部分,每部分先讲发生在自己或亲友身上的故事,末尾附上由该故事得出的结论。如果多敲几行回车,多用几个感叹号,其实就是典型的咪蒙体鸡汤或咪蒙体狗血。

我们上初中高中的时候,语文老师会反复强调,要用为公众所熟知的事情和言论作为议论文的事实论据和道理论据,什么时候“胡哥”“小毅”之流都能用来论证观点了?这样的故事,想编多少就有多少。这样的文章,想写多少篇就写多少篇。不需要旁征博引,不需要层层推进,写作手法幼稚,创作成本极低,阅读价值为负——和我花掉的时间相比,它不值。

点进“哲学人生网”的历史消息记录,不出意料,文章的风格大多是这样的:

​两性情感,情色擦边,“深度好文”,“写得真好”——拥有类似标题的文章在爸妈朋友圈和家族群里的传播范围之广,在中老年群体中受欢迎程度之深,想必大家都有所了解吧。而这种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内容,赫然出现在互联网公司中老年副总裁的微博中,大概也是前无古人了。

诚然,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于以上两篇文章的非事实错误或逻辑错误的部分,我只是基于自己的主观偏好做出了判断。我不喜欢这样的文风,并不代表别人喜欢有任何不妥。

4. 逻辑混乱

4.1 类比不当

回到 3.1 中的微博文案:

深夜感言:几乎100%轿车最高时速都到200km以上,而几乎99%的人,一生也没有超过时速180km…..一个物质极大丰富,配置过度要求的时代。买参数,到底多少是为极致享受?多少是人云亦云的附和?这是一个问题。……

何时,中国品牌的手机能如哈雷摩托,意大利咖啡般地构建起品牌文化,何时,就是中国品牌手机,真正屹立世界之时……

第一段,杨柘将轿车的最大时速没有应用场景联发科处理器性能不足做类比。轿车最高时速 200 km 是其发动机及整个机械动力系统客观上的能力,而不超过 180 km 是我们基于道路限速而做出的主观选择。手机处理器不存在被限速一说,若性能表现不佳,则意味着客观上的能力不足。这段文字将主观调控客观制约的两者进行类比,显然不合乎逻辑。

第二段,“哈雷”之于“摩托”,相当于“魅族”之于“手机”,前者是后者的制造商品牌;而“意大利”之于“咖啡”,相当于“中国”之于“手机”,前者限定了后者的地域国别。虽然两者都是偏正短语,但修饰语和中心语之间的逻辑关系不同,在原博语境下并不具备并列关系

一条微博,两组类比,两个错误。

4.2 对持异见者诉诸人身攻击

​虽然原评论用词粗鄙在先,但毕竟针对的是“销量”这一客观指标。而杨总的回复则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您”,即原评论博主。

​同样,原评论的“low”针对的是拉丝工艺这一客体,而杨柘同样在回复中包含了“你不配”的意思。

和“层次不同的人”争辩数天之后,杨柘在 PRO 7 发布会前的倒计时第 2 天关闭了微博评论。在我看来,这是他这一代人在由年轻人主导的社交网络中,几乎不具备任何话语权这一社会现象的剪影。我们的价值观,已和上一代格格不入。

上一代人往往在童年时期经历了不同程度的社会动荡,大多没有接受过质量尚可的基础教育,从而导致在辩论过程中缺乏逻辑和对异见的包容,最终心态崩溃以致强行单方面宣布胜利并封闭讨论渠道——这和我们的爸妈宁信谣言说有,也不信科学说无的精神别无二致。你不能在逻辑上让他们信服,因为他们没学过什么是逻辑,同时中国传统伦理中的长者具有绝对权威,自然不容许年轻人的认知超越他们所能掌控的范围。


综上,通过杨柘在微博上展现出的文字水平,我认为他的文字功底堪忧,欣赏水平不足,逻辑混乱,且有附庸风雅之嫌。

If I were him — 我会远离社交网络,把微博扔给市场部去打理,要知道黄章的微博背后不一定是黄章,雷军微博不一定是雷军,连罗永浩这种经常凌晨四点发微博的修仙党都在发布会上提到过锤子的营销人员有他的账号。从而扬长避短,全身心投入到线下的营销布局中(如果这真的是他的长处),作为一个年长的“成功者”,去和他认为跟他“同一档次”的人打交道。

然而,我这种年轻的失败者,只能在键盘上码码字,絮叨一番比我高若干档次的人,文化水平和思辨能力却远低于公众期待的事实罢了。

郭德纲曾在《论五十年相声之现状》中化用老舍《茶馆》中的名句说:“我爱相声,我怕它完了。”而作为自 MX2 以来用过所有魅族旗舰的准资深魅友,我对魅族的情感亦如是。

P. S. 题图来自 pixab​ay.com​​​​

作者:

leofang1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8046609055241#_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