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刚做记者的时候,我采访过老罗,当时我们谈到了“炒作”的定义。老罗说,现在很多人都把炒作当成骗,认为你炒作你就是假的,他觉得这个观点有问题。比如说,有个女明星特别性感,大家说你既然这么性感那就赶紧来段绯闻吧,结果绯闻真传出来了,然后大家都说她炒作。但问题是,如果绯闻里的事儿都是真的,她没有骗人,这算什么呢?还是大家所说的“炒作”吗?

永远不可以说“程序员”

围绕在老罗身上的话题大多是与此相似的争论,只不过争议更大。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带着鲜明的态度,每一条微博都引起读者的激辩,这迫使别人对他也爱憎分明起来。在巨大的关注背后也引起了巨大的疑问,他说这些是纯粹为了营销吗?他是真的想做事吗?喜欢他的人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奉为圭臬,而讨厌他的人总把这些话记在心里,时刻盼着他“打脸”。好像他只要站在那里,就会卷起一场风暴。

5.20 发布会的那天晚上,我一整夜都在翻看有关锤子科技的评论,很多人不相信这个发布会能引发如此之多的讨论,更不相信还有那么多人改了口风,竟然开始夸赞。于是那些不相信的人说,锤子的公关做得真好啊。作为锤子科技公共事务部的一员,我深知在这些方面我们压根什么都没做,就平白无故遭到了表扬。

从我加入到锤子科技的第一天,我就深切感受到了人们对它的种种猜想和怀疑。我们的营销动作被严重夸大了,产品却一直被轻视。即便是看好我们的人,似乎也有意无意地认为这是一家擅长于营销的公司,他们能将任何事物赋予重大意义,在市场上掀起波澜,至于产品嘛,现阶段说得过去就行;不看好的则干脆把我们当成了科技界的德云社,老罗收了一帮徒弟,跟着他一起忽悠。

而事实上,与被戏谑化的形象全然相反,这家公司的方方面面都有着严肃的追求。我刚接手锤子科技的官方微博时,总想显得活泼一点,想说些程序员的段子。老罗就发邮件警告我:永远不可以说“程序员”,要说“软件工程师”或“工程师”。说实话,我对这家企业真正的认同感是从这个警告开始的。

所要展示的,是我们理解的世界

工作之初,我无时无刻不在焦虑,我拿不准该让微博上的“锤子科技”展示一种什么样的形象,维持什么样的调性。我代表着这家公司在发言,这意味着我永远不能说“我觉得”,它不是我,它是客观的、体面的、独具魅力的,它是这家公司应该有的样子。我参考了很多企业微博的做法,也做了一些尝试,我想办法包装自己,可我发现绝大多数的内容都不可避免地走向轻浮。

几乎所有售卖大众产品的厂商都在努力讨好年轻人,都在想办法让自己年轻化,说些网络流行语、偶尔开些低俗的玩笑、与关注者密切互动,他们把这叫作“接地气”,他们以为年轻人都会喜欢这些。然而你再看一看,如今连文化出版界的官方微博都开始用“亲、小伙伴们、你妈妈造吗”作为发语词,我就陷入了困惑,难道还会有人觉得它轻松亲切好玩有趣吗?更为重要的是,当一家企业的发声通道习惯了和用户嬉笑着交流,久而久之,那些人该如何信赖你呢?你什么都能开玩笑。

在公司没有重要举动的时候,要如何维护它的官方形象?老罗也不停在想,但想到的几乎全都是些不能做的事。比如不能让它去做那些利诱的营销活动,那不够得体,所以我们单独开设了一个锤子科技营销帐号去做这些事;不能去转发别人对我们的评价,因为那并不足够客观。那么在平时,官方微博要去做些什么?我想到的方法是,不如去展示那些美好的事物,因为它们带来的美好感觉,同样是我们希望的。

我所要展示的,是我们理解的世界,是我们所热爱的、所惊叹的、所感动的。我希望大家想起锤子科技时,能想到那些美妙的作品、好玩的想法、有益的知识,以及很多个伟大的时刻。

一部手机,它可能让人变得更好

我做事情总是毛手毛脚,经常忙中出错,因为这个不知在工作里受到了多少批评。而老罗是真的细心,我没见过比他更执着于细节的人,这一点看外形怎么也看不出来。他工作时的状态,既不可爱多,也没多可爱,他身上的完美主义情结让他总是在较真,像是燃着火焰,你能明确地意识到这个人要认真了,要发狠了,甚至是要发招了,这时常让我有些怕他。

整个公司也受他的影响,大家都“事儿事儿”的。我注意到了很多小事,比如我们茶水间的冰箱上会贴着纸条,上面写着,“网购失误,请用力关门”,而当我们人数还少的时候,办公室里的桶装水喝不完,上面也会贴着纸,注明哪天开封。注意到这些细节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有尊严,对,公司做这些事的意义即在于此。其实体现到产品上也是一样的,你每一次认真打磨,就是在捍卫使用者的尊严。

可是现在,你谈做事的态度就像是要准备开始骗大家的钱。人们被市场教育得只认性价比,你卖一个大众产品,如果不谈性价比就好像去洗浴中心却被告知不提供大保健服务一样,让人觉得似乎哪里出了问题。人们对那些产品没有敬畏、没有信任,也不知道它们能带来什么样的享受,大家只是想更便宜的得到它。

我想,锤子科技如果是个人,他一定有着不同的追求。

他看重的,是这个市场里并不常见的东西。他把工艺做到无可挑剔,让人们重新开始珍爱手中的器物,而不是仅仅把它当作一件时髦商品;他改变了长微博的版式,美化了系统字体,希望人们重新喜欢上用文字去做不那么碎片的表达;他把内置的每一张壁纸都标注上作者的署名,用任何一个机会去提醒人们重视版权;他在系统里埋藏了无穷无尽的细节,给那些细心的人们带去惊喜和乐趣。

一部手机,它可能让人变得更好。

饭桌上又说起乔布斯
有一次深夜开完会,老罗张罗几个人出去吃饭,饭桌上又说起乔布斯,他说 iPhone 在商业上是完美的,但产品还有一点点遗憾,这一点点其实根本看不出来,我记得他当时说了一句非常玄的话——他说它不够伤感。我始终记着这话,并不是我脑洞大开,想起好多伤心往事,而是我觉得他指向了一个产品可能到达的无比美好的一面。

现在,我们的发布会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Smartisan T1 很快就要上市,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将它拿在手里。无论你的态度是什么,对着它流口水或是吐口水,它都要来到你面前了。作为一个目睹了其诞生过程的人,我祝它风光无限。


 

 文|  锤子科技文案策划人员